庐州土陶烧制技艺

庐州土陶烧制技艺为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庐州土陶具有传承保护价值、文化价值、实用价值和收藏价值。它将造型艺术、审美艺术融为一体,在社会上具有较大的影响。庐州土陶传人李宏亮的家族制陶史可追溯到清末民初,其曾祖父用手工制作的方法....

庐州土陶烧制技艺

庐州土陶烧制技艺为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庐州土陶烧制技艺

庐州土陶具有传承保护价值、文化价值、实用价值和收藏价值。它将造型艺术、审美艺术融为一体,在社会上具有较大的影响。庐州土陶传人李宏亮的家族制陶史可追溯到清末民初,其曾祖父用手工制作的方法和简易的柴窑,烧制出了形态各异的碗、盘、碟、罐、缸等生活土陶制品。随着李家制陶水平的逐步提高,李氏土陶逐渐成为合肥地区颇具影响的一个手工技艺品种。

庐州土陶烧制技艺

传承人李宏亮

20世纪90年代初,李宏亮从大学美术系毕业,即成立“野佬陶坊”,潜心研究陶艺。他利用租来的龙窑,专门烧制自己制作的各种创意作品,把庐州土陶制作技艺、题材创意推进到一个新的层面。李宏亮的作品注重造型和装饰的有机结合,揭示泥土的塑性美和表现活力,大胆吸收雕塑、书法,绘画等诸多艺术表现手法,形成古朴典雅的风格,给人以较强的视觉冲击,其中,“荷花镂刻陈设品”、“古文字土陶摆件”、“陶质壶具茶船”等系列作品代表了李宏亮的制陶工艺水平。

庐州土陶烧制技艺

自幼随父辈练习泥陶的李宏亮是“庐州土陶烧制技艺”的传承人,父亲和爷爷早年以做陶为生,从小耳濡目染的他与陶泥结下不解之缘。为了把土陶烧制技艺传承下来,20年前他辞去工作,开始专心制陶。

李宏亮认为,在体现艺术的同时,兼顾生活实用性,土陶文化才能更好传承。如今经常有人去拜访李宏亮要学制陶,他表示只要愿意潜下心学,自己都会毫无保留地教。今年11月,李宏亮的“庐州土陶烧制技艺”入选第五批安徽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。

庐州土陶烧制技艺

情有独钟,租下龙窑专门制陶器

李宏亮在轻工业学校学的是工艺美术专业,在绘画和雕塑方面造诣颇深。因为常外出采风,画画需要用印章,于是他给自己做了一枚陶印章。没想到,竟一下子上了瘾。他在舒城租下一处濒临倒闭的龙窑,烧出的土陶器不但流传乡野,也被许多国外友人收藏。

李宏亮对陶情有独钟。“ 土陶虽笨拙,但温润,亲和力十足,看到后想摸一摸;瓷则比较冷艳,给人以‘只可远观’的感觉。”说完,他哈哈大笑,为自己的比喻叫绝。

庐州土陶烧制技艺

陶艺是一种既年轻又古老的艺术。现代的陶艺主要是指通过作品的造型,材料,肌理,纹饰,釉色来表达作者的意念,满足现代人回归自然,体现自我个性的要求。从小到几厘米的印章、斗笠盏到两米多高的浮雕花瓶,李宏亮创作的土陶作品,如今已有千余件,陈列于私藏馆。目前,“李氏土陶”正申请省级非遗。

内心安静,以创作的名义过一生

陶和瓷说起来像是紧密相连的两兄弟,却在使用原料和烧成温度等方面有很大不同。“ 陶器烧成温度一般都低于瓷器,陶的烧成温度在1200℃以下,瓷器的烧成温度则比较高,大都在1200℃以上,甚至有的达到1400℃左右。”李宏亮说。

庐州土陶烧制技艺

制作陶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从“捏泥巴”到放入窑中烧,再到自然降温、晾干出窑,匠人的心也从带着热情创作,充满期待到成品时的兴奋,有时也有拿到残次品的沮丧。“ 一窑一人生”是李宏亮对匠人生活的总结。对于匠人的称呼,他说:“ 如果你被称为‘匠人’,这意味着你得到了极大的尊重。它是对你人格的一种肯定。只有一个行业内非常专注、做得非常出类拔萃的人,才能被称为‘匠人’。”

李宏亮的“野佬陶坊”坐落在合肥香街小巷中的某一处。外面熙熙攘攘,他的陶坊却僻静清凉。李宏亮的创作是随心所欲的,他享受这种平静的状态。“ 玩陶让我感到很静。它是一门实践的艺术,我希望以我创作的名义过我的一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