庐州核雕

庐州地区自古有雕刻核雕用于“辟邪”的民俗,清末民初核雕艺人又创造出全国独有的“剔雕”技艺以及山核桃镂空技艺,使得庐州核雕已经从简单的民风民俗上升为雕刻艺术。庐州核雕中的“剔雕”是一种能够直接表达中国传统书画的独特雕刻技艺,在全....

庐州核雕

庐州地区自古有雕刻核雕用于“辟邪”的民俗,清末民初核雕艺人又创造出全国独有的“剔雕”技艺以及山核桃镂空技艺,使得庐州核雕已经从简单的民风民俗上升为雕刻艺术。

庐州核雕

庐州核雕中的“剔雕”是一种能够直接表达中国传统书画的独特雕刻技艺,在全国核雕界具有唯一性。它利用“象牙果核”黑褐色的内果皮与白色胚乳来体现传统文化中的黑、白关系,形成构图。庐州核雕中的镂空技艺是在表面纹路狂野,内部结构复杂的山核桃上进行雕刻的,它将山核桃表面结构与内部结构多层利用,最多能够雕刻出4层的复杂构图。剔雕技艺与山核桃镂空技艺是庐州核雕艺人智慧的结晶,每一件作品都具有唯一性,具备较强的历史研究价值。

历史渊源

庐州核雕”最早起源于清中期,那时合肥古城水陆发达,是安徽中部重要的物资集散地,城内经济发达,人口众多,各类手工技艺云集,核雕艺人大多聚集于此,到清末民初,由于受佩戴核雕“辟邪”这一民俗影响,核雕产品盛极一时,在桃核上掉个小篮子取义“避难”,雕个鞋子取义“辟邪”……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,核雕艺人又创造出全国独有的“剔雕”技艺以及山核桃镂空技艺,使得庐州核雕从简单的民风民俗上升为更加精美的雕刻艺术。

庐州核雕

《核舟记》上说: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,这说明在明朝时,核雕已经风行一时。台北故宫博物院也藏有一枚橄榄核雕小舟,是乾隆年间造办处核雕艺人陈祖章作品,现在为该院十大镇馆之宝之一。很多人常把这两个核舟混淆,实际上是两个不同年代的核雕作品。

传承人李绩

一直以来庐州核雕主要以家族传承的形态存在。受其制作周期长,雕刻困难等因素的影响,解放前庐州核雕技艺一度濒临绝迹,后经传承人李绩及父亲李照云,外祖父许从德等人的传承与保护,山核桃镂空技艺和“剔雕“技艺才得以完整的保留。

庐州核雕

李绩的外祖父是核雕名家许从德,祖籍肥东张许村,少年时便与村内张姓核雕艺人学习庐州核雕,因其精湛的核雕技艺,求访者络绎不绝,闻名一时。改革开放后许从德在合肥长江路、淮河路等地以行商的形式从事核雕销售,如今上年纪的老合肥人基本上都见过其核雕担子。

李绩是土生土长的老合肥,居住的安庆路双井巷出了不少名人,如庐剧名角丁玉兰、孙邦栋,他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文化气息的环境里。从十来岁开始,李绩跟随外祖父学习核雕技艺,虽然他知道核雕艺人的社会地位不高、经济收入低下,但对民间艺术的热爱与民间手艺传承的责任心令其无法割舍,他继续到美院深造学习,把民间手艺与传统美术相结合,使核雕从民间走向艺术殿堂,成为艺术收藏品。

庐州核雕

近年来核雕艺术受到了文玩界的追捧,特别是橄榄核雕,一度炙手可热,然而作为庐州核雕传承人的李绩说:“庐州核雕主要取材象牙果核、桃核,是不用橄榄核的,我不能因为橄榄核雕受到追捧就放弃庐州核雕,如果把利字看重,那我们的文化如何传承”。

少年时的李绩也喜欢玩,闲时约三两朋友打麻将、斗地主,后来又喜欢上户外运动,但是他发现这些活动没有任何人生意义,于是放弃一切爱好,一心扑在核雕艺术上,他说:“从那以后,我没有耽误一点时间,除了年三十不会雕刻,其他时间每天不少于三到八小时的雕刻时间”。李绩在家里从不做家务,每日不论在家还是在工作室,都会坐在案前雕刻,他觉得只有不断的学习、创新,自己的作品才能提高,他希望创作出更多百姓喜爱的核雕作品。

庐州核雕

李绩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核雕事业上,一次幼儿园开展亲子互动,需要家长参加,而李绩要参加一项活动,只能让妈妈陪他去,儿子委屈地说:“爸爸,你怎么总是这么忙啊”。李绩觉得自己亏欠爱人和孩子的太多太多了……。

“民间艺术的道路虽然很难走,但是既然选择了它,我将义无反顾的走下去”李绩说。